[浙江在线]妇幼保健的“东阳模式”

发布日期:2017-06-19 信息来源:浙江在线 浏览次数: 字体:[ ]

东阳市妇幼保健院中西医融合创新纪实

2017-06-17  浙江在线

       浙江在线6月17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郑希均 通讯员 苟子龙)一个偏居浙中小城的二甲医院,能在全国医疗界产生多大的影响?一个只有区区数百人的县市级妇幼保健医院,能在医疗机制改革的路上走多远?

       东阳市妇幼保健院用4年时间,以中医药+妇幼保健的路径,成功创建中医药妇幼保健的“东阳模式”;又以2年时间,成功升华“东阳模式”为中医药妇幼保健模式创新的浙江经验并推向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的350多家妇幼保健医院,造福了上千万妇女儿童。

       作为成功象征的一部分,“始作俑者”东阳市妇幼保健院,荣誉披身:既是浙江省妇幼保健机构第一个全国中医药工作示范单位,也是全国妇幼健康服务先进集体。两年前,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主要领导到该院考察后,要求将独具“无中医不保健”特色的“东阳模式”推向全国,提升全国妇幼的健康水平。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医院院长郭兰中,因为对妇幼健康作出的贡献,一下成了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两个专业委员会的副主任委员……

       6年前,蝴蝶在东阳扇动翅膀

       对于至今已走过了65年的东阳市妇幼保健院来说,2011年是个重要节点,熬了多年终于修成“二级甲等”。更重要的是,当年,正是“东阳模式”元年。尽管,还没有这个叫法。

       这一年,东阳市妇幼保健院感觉到,走了大半个世纪的纯西医妇幼保健之路,明显越来越难走了。往大处说,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正在走向深水区,医疗市场竞争日趋激烈,没有一招半式,越来越难以立足了;往小处说,作为小小的基层妇幼保健院,基础够差,底子够薄,特色专科够少,妇幼保健功能够弱。而当需要难以满足时,妇幼们的脚步便越来越多地迈向综合医院。

       艰难之下,或为沦落,或作奋起。新任院长郭兰中和他的同行者选择了后者,选择了走中西医融合妇幼保健的创新之路。

       有意思的是,郭兰中是位主任中医师,专攻中医肾内科,之前还是一家中医院的书记。所以,尽管走中西医结合的道路是该院“全员解放思想大讨论”的结果,是保健院领导班子的集体意见,但更多的人倾向认为,是郭兰中的中医身份和中医意识,像一只蝴蝶,在浙中小城扇动了“东阳模式”的翅膀。

       郭兰中的判断是,随着经济和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妇女儿童的健康需求将持续增加;而中医药因为其无可替代性和在民间的根深叶茂,加入妇幼保健中,必要且可行。还可缓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惠及更多的妇女儿童。

       “大专科,小综合,中西医结合”的办院共识由此出炉。

       无数次,介绍“东阳模式”时,郭兰中总要解释一遍:中西医结合就是充分发挥中医药“简、便、验、廉”和养生保健的优势,进行妇幼、保健等健康服务,解决产后子宫修复,治疗妇科疾病等。

       作为中西医结合的第一步,当年8月,中医科第一个被开出来。该院建院59年来没有中医科中药房的历史从此被改写,“县(市)级医院均应有中医科”的空白被填补。

       真是白手起家,郭兰中和院里的同事四处搜罗中医药人才,又是聘请离退休的名老中医坐堂门诊,又是找到浙江省中医药学会寻求指导帮助,又是公开招聘。

       “人不够,自己凑。”这个正高级中医名家也上阵了,每周两个半天的专家门诊,雷打不动。看看现在80多个中医类专业人员的强大阵容,来看中医的人从当年的1500人次,增加到2016年近5万人次,郭兰中总是感叹当年的不易。

       小儿推拿科是8个月后推出的。医生主要是通过对新生儿和婴幼儿穴位推拿抚触,降低新生儿黄疸和常见病治疗,“家长接受,小儿享受”。

       光一个推拿科,天天爆满,名声大噪,最远的病人,跨省赶来。欣慰的,是家长,是推拿医生。更欣慰的,是保健院,是郭兰中。多少妇女儿童,因各种“别扭”而来,因一种“正常”而去。办医院也好,创中西医结合模式也好,图的不就是妇幼的健康嘛!

       以中医科和推拿科作为开篇的中西医妇幼保健,此后新招迭出,高潮迭起。国医馆、小儿推拿科、中西医结合妇科、VIP产科“温馨产房”、中西医结合糖尿病肾病科、养胎中心、中西医结合小儿咳喘中心、中西医结合不孕不育门诊、中西医结合产后康复科(月子中心)、国医馆养生保健中心……

       一家国家级媒体曾这样描述东阳妇幼保健模式:

       由主任中医师任院长的东阳市妇幼保健院,审时度势,将中医药和妇幼保健院的保健、预防功能结合在一起,把医院办得更有特色。实践表明,该院提出并实施的“无中医不保健”服务格局,三方受益。一是孕产妇和患者受益,可以享受到中西医结合独具特色的综合服务,孕产妇再也不必看西医在妇幼保健院,看中医去中医院而东奔西跑。特别是产后子宫恢复和不少妇科疾病等,单靠西医解决不好的问题,及时得到了中医的帮助;二是医院自身也得益。这从医院这几年的快速发展和中医药受欢迎的程度得到了印证;三是有利于发展中医药事业,发展中医药更具示范、引领作用……

       当一种现象具备了理论、实践、结果、验证等诸多因素后,这种“现象”就成型为“模式”。2011年扇起的微风,4年后,终成力量惊人、影响空前的飓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主要领导称道的“东阳模式”,由此横空出世。

       2年前,“东阳模式”的升华

       2016年3月12日,东阳。

       全国妇幼保健机构首届院长高峰论坛开幕。

       台上,一位叫赫崇军的院长一开口就是:“2015年6月,我们接触到‘东阳模式’,被其‘无中医不保健’的发展理念所震撼……”

       赫崇军,时任新疆阿克苏地区妇幼保健院院长。

       2015年的春天,已闻名全国妇幼保健界的“东阳模式”,也传到了万里之外的阿克苏。激动之下,赫崇军带队,赶到东阳市妇幼保健院,足足待了一周。返回后,结合当地实际,将“东阳模式”引进阿克苏地区妇幼保健院。这还不够,该院又派出6名业务骨干,再到东阳“取经”,一对一学习专业技术。

       “我们实践‘东阳模式’的过程中,中医药在妇幼健康与临床中独具的特色和优势开始呈现。”赫崇军用一组数据来大声称道:我院中医适宜技术月均达1万余人次,就诊人群对中医药工作满意率达92.16%。

       如果说,“东阳模式”的问世,只是东阳妇幼保健院走上中西医结合道路的第一乐章,那么,通过进一步的改革,完善、提高、升华,则是“东阳模式”的第二乐章。“东阳模式”在万里之外的复制、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只是这个乐章中的一个漂亮音符——350个音符中的一个。

       初尝成功的东阳妇幼保健院,全面推进“东阳模式”的完善和升华,把中医药“纳入医院整体发展规划;确定中医药业务重点发展方向和目标,统筹规划中医药工作”;建立了中医临床科室与其他临床科室开展业务合作的有效机制等一大串的制度。最重要的两大举措是:

       设立中医药工作专项经费,保证开展中医药服务所需各项投入;成立中医药工作领导小组和中医药推广办公室,郭兰中当了领导小组组长。

       在“以专科专病建设为重点”的大旗下,保健院建起了省级重点专科小儿推拿科,省级中医优势病种“新生儿黄疸”,地市级重点学科中西医结合儿科,中医优势病种婴幼儿咳喘“毛细支气管炎”,连儿童穴位保健操,都成为了“适宜技术”,成为了儿童保健的一个经典。小儿推拿、穴位贴敷、中药雾化、中药灌肠、离子导入、中药熏蒸、经络调整、耳穴埋豆、四季膏方、免煎中药颗粒……各种典型的中医手段,全面登场。

       在东阳妇幼保健院,内内外外弥漫着“中药味”——升华中西医结合,成了每一个人肩上的责任。

       作为“金华市名医”,郭兰中有传承中医的责任,于是,他从院内外收了5个徒弟。

       医院倡导全员“西学中”,副院长叶寄生和医教科主任蒋俊,跑到全省“西学中”高级班研习,专攻中医妇产科和中医儿科专业,成为中医药妇幼保健的领军人物;

       在其他医院很少见到的科教科和中医药推广办公室,前者,忙着搞以临床研究为重点的中医药科学研究,承担了多项省市各级的中医药科研课题。一个成功的例子是,创编了0~6岁“护苗”益智穴位保健操,目前已在全市260所托幼机构普及推广,并被列为金华市推广项目。后者,四处宣传推广中医药文化,挖掘中医药文化中“医乃仁术”“大医精诚”价值观念,甚至,在报纸上开办“国医馆”宣传专版,“24时节气”宣扬中医养生保健和中医药服务特色。

       在省内外,“妇幼健康服务年,共圆妇幼健康梦”“妇幼健康中国行”“中医中药中国行——走进妇幼”等各种大型活动,宣示着“东阳模式”在完善中走向全国的迅猛势头;在东阳城乡,妇幼保健院的儿童穴位保健操推广、国医馆膏方节、腊八节(当归生姜羊肉汤)、“冬病夏治”三伏贴、“冬病冬治”三九贴、四季养生保健茶、中医药健康服务月等保健养生活动,一年四季都吸引着无数的居民,昭示着祖国传统医学的无穷魅力和东阳妇幼保健院对中医药传播的不绝努力。就在刚刚过去的端午节,该院的香囊节又一次让人们重温到了“东阳模式”和中医文化的亲和力。

       无论是外界还是业内,都认为郭兰中和他的妇幼保健院“会折腾”。“东阳模式”也好,东阳妇幼保健院今天的地位和影响力也好,就是靠折腾出来的。

       一个很多人都想问的问题是:从规格上来看一家小小的东阳妇幼保健院,如何能与浙江中医药大学等多家中医药大专院校结成教学对子?如何能成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东阳分院、浙江中医药大学教学医院、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和妇产科医院、杭州市中医院等多家医院的协作医院,托起该院的医疗技术水准,提升妇幼保健的“江湖”地位?

       回答还是:有一个会折腾的郭兰中。

       今年始,“东阳模式”未来已来

       马云的《未来已来》,是当红读本。因为马云有锐利的前瞻力。走过6年的“东阳模式”,因独特性、适应性、实用性和“无中医不保健”的大旗而依然当红,且越来越红。今天在东阳召开、东阳妇幼保健院作为东道主的全国妇幼健康中医年系列会议,就是这种当红的最好证明。全国450余家妇幼保健院的院长聚在这里倾听的大会第一场报告,就是郭兰中的《中医药融合妇幼健康新模式的现实意义》。

       然而,郭兰中有锐利的前瞻力吗?“东阳模式”未来已来了吗?

       事实上,郭兰中的前瞻力一年前就已体现在一个叫全国妇幼保健机构中医药专修学校上了。

       去年早春时节,这个落户东阳的中医药专修学校开张。东阳妇幼保健院是最主要的运营者。

       当时,郭兰中就说:“办这所公益性质的学校,旨在依托东阳妇幼保健院的‘无中医不保健’先行优势,培养忠实于妇幼健康中医药事业的多种人才,为广大妇幼保健机构培训中医药适宜技术推广人才,更为未来的中医药妇幼保健事业大发展打下基础。”

       什么叫未雨绸缪?这就是了。

       在郭兰中身上,危机感始终存在:对东阳妇幼保健院生存发展的危机感,对“东阳模式”持续发展的危机感,对妇幼健康水平提升的紧迫感。“任何一种模式或是一种理论,不管它当前有多大的影响力,没有发展没有创新,必然失去活力,走向死亡”。而“东阳模式”,牵涉的是千千万万妇幼的健康,郭兰中没有任何理由不去前瞻,不去面对“未来已来”,不去创新。所以,郭兰中说:“我们保健院不但要顺应百姓需求,更要超前顺应百姓需求!”

       如何顺应?

       现在,小儿肌性斜颈、新生儿黄疸、小儿外感等病特别多,小儿推拿科就与省城大医院合作,请来中医儿科专家,学习、建立起相关病种治疗项目;

       小儿的体质弱,最适宜保健推拿,于是,凡去东阳妇幼保健院的孩子,90%以上接受过小儿推拿治疗;

       根据常见病、多发病的现状和趋势,各科都制订了全套中西医结合治疗方案……

       何为超前?

       就在几年前,中医药“怀疑论”大起时,东阳妇幼保健院主动找到浙江中医药大学,移植联办“西学中”高级班到自己的保健院,当几年后的今天中医药越来越红时,一批批掌握了中西医结合技术的医务人员,已成了该院中医药妇幼保健的中坚力量;

       当全国都在讨论该不该放开二孩时,东阳妇幼保健院就开始默默作准备了,不孕不育门诊、养胎中心、月子中心,甚至“温馨产房”,都早早成立起来了,而且前面都冠名“中西医结合”。前来取经的院长们,看到每个中心前排队要求预约的人群,无法不佩服东阳目光之超前。

       当时序转到当下,郭兰中对“未来已来”作了如下判断: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我国人民生活水平仍会不断上升,妇女儿童健康需求,特别是养生、保健、治未病需求,将持续快速增加。以后的健康服务,就是通过关口前移,让人不生病、少生病、晚生病。而这一切,中医药仍是不可替代的、必需的、可行的、有效的。

       这样的前瞻之下,东阳妇幼保健院再次发力,理念上,提出“围绕保健做保健,围绕保健做临床,围绕保健做中医”;动作上,开始打造大保健服务模式,在常规四大部的基础上,创建了传统医学部,“致力将中医药植根于四大部的土壤层,以期能为四大树干及枝桠提供不竭动力和源泉,与全国同仁共建共享中医药+妇幼健康‘东阳模式’”。

       更多的动作,还包括医院提出的“保健重特色”方针,落实中医药“治未病”,提供“全生命周期的服务”;新建中医外治中心、宫颈疾病诊治中心、儿童生长发育中心、更年期保健中心等,依然冠名“中西医结合”。

       40天前,国家卫生计生委一位负责人到该院调研,提出“要以健康人为中心,以孕产妇和婴幼儿为对象,以妇幼大保健概念,建立保健与医疗相结合的服务模式”。

       一个月后,一条清晰的未来大保健思路已在该院成型:“将原来‘按功能划分’的服务体系渐变为‘按人群划分’的服务体系,拟设三个部即儿童健康部、妇女健康部和中西医结合医学部,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做法,将‘简便廉验’的中医药适宜技术推进到社区、农村,走进千家万户,最后形成链条式妇幼大保健服务新格局。”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